欢迎来到百灵网法制频道
热线电话:4000040618 丨 电子邮箱:blcbz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 > 法治聚焦

起底网络直播殡仪馆火化当事人:初衷为“好耍”

2016-12-28 10:28:57责任编辑: 孙吉正来源: 成都商报点击:

 在朋友圈里,“安仔”一直是安静的。但11月29日,他丢了一颗“深水炸弹”——以“成都殡葬服务中心”账号在“快手直播”平台播放殡仪馆火化过程视频。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出来后,影响恶劣,立即引起成都市网信办的注意。目前,成都市网信办已会同“快手直播”平台的属地监管部门北京市网信办对此事进行查处,“快手直播”平台已对涉事账号进行封号处理,北京市网信办对“快手直播”平台负责人进行了约谈,责令其进行全平台整改。

 虽然直播事件已得到了处理,但作为直播当事人的“安仔”,是否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是什么促使他去网络直播殡仪馆火化过程?日前,成都商报对话“安仔”,还原这场“网络闹剧”的全过程。

  2016年被称作“直播元年”。据不完全统计,在国内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超过300家,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且数量还在增长。

  从单纯的兴趣爱好,到有专业人士运作的营利手段;从逼仄狭小的直播间,到人头攒动的商业发布会;从直播唱歌,到直播无聊的化妆吃饭……网络直播为草根“造星”提供了新舞台,但在大发展的同时,也不断出现各种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当前,我国网络直播存在一些网络主播为追求商业利益,忽视法律和道德底线,以“性暗示”“爆粗口”“猎奇”为代表的低俗化和无底线的趋势,亟待整治。

  起底身份

  殡葬中介为何想到要去直播火化

  第一次和“安仔”对话,这个声音中透露出一丝腼腆的少年,和那个在直播中言辞夸张的主播判若两人。

  “不好意思,因为我的不懂事,给大家带来了负面影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安仔”一直在不断地重复这句话。11月29日,今年刚满20岁的他在“快手直播”平台上注册名为“成都殡葬服务中心”的账号,全程直播火化过程,还给火化炉配上“快来烤火了”等调侃字幕,这让网友们大呼“恐怖”“不尊重逝者”,还有网友猜测他的身份是一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矛头直指殡仪馆管理不当。事实是否如此?

  成都市殡仪馆发现该情况后,立即进行了内部排查,确认此人并不是内部职工,随即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后经成都市成华区公安机关调查,“安仔”的身份才水落石出,原来,“主播是成都一殡葬企业的中介人员!”

  作为一名殡葬行业的从业人员,尊重死者应该是基本的职业操守,“安仔”为何会想到要去直播火化过程?

  “年轻、不懂事、图好耍!”面对记者的疑问,“安仔”的答案很简单。他说,今年网络直播在朋友圈里很火爆,他在朋友的带动下也开始玩直播。“刚开始是朋友推荐下载‘快手直播’,可以看一些搞笑视频,升级到一定等级后,后台就私信我,说我达到了直播权限,可以开直播了。”可别小看这个直播权限,“安仔”告诉记者,并不是所有在这个平台的人都可以开直播,所以收到私信的他还是非常兴奋的。11月29日下午,无聊的“安仔”抱着“求关注”“求赞”的心态,就打开了直播平台。“没想到造成了这么大的负面影响。”他的言语间透露出一丝懊悔。

  起底直播

  上传视频和照片全系嫁接组合而成

  既然“安仔”不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他是如何拍摄到举行仪式、火化、下葬全过程的?

  记者从成都市民政局了解到,在事件爆发后,成都市殡仪馆立即进行了内部排查,“从男子发布的视频上看,很多地方是公共区域,而且死者家属也可以进入。”殡仪馆相关负责人表示,殡仪馆在员工入职时都会进行相关培训,禁止外传逝者照片,外人也几乎不可能进入到这些区域。

  外界已然炸开了锅,但“安仔”却对此毫无知觉,直到成都市成华区白莲池派出所传唤,他才后知后觉这次因为好耍而进行的直播闯祸了!

  “这些上传的视频和照片并不全是成都的。”面对公安民警的询问,“安仔”终于吐露实情。原来,他在今年6月通过网络下载了部分殡葬视频和图片,拍摄了部分外地殡葬视频和图片。然后,利用工作的便利,在成都市殡仪馆外的公共区域拍摄了中国殡葬商标和殡仪馆大门,嫁接组合后上传网络就形成了网民看到的直播视频。

  “做这些时只觉得好耍,想通过一种不同的方式告诉大家珍惜生命,没想到发出去以后在社会上引起了这么多的负面评论。”回过头来看自己当时的行为,“安仔”说好奇心是引发这一系列事件的导火索,而以此来博眼球更是错上加错。

  起底通报

  涉事账号被关闭 直播平台被处理

  事情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安仔”接受批评教育以后,工作、生活已经恢复了平静,他甚至保证说:以后再也不会上传类似视频、图片。但是,这次网络直播引发的震动还在持续之中。

  昨日,记者致电成都市网信办了解到,“快手直播”平台现已完成整改,负责运营“快手直播”平台的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已经第一时间将“成都殡葬服务中心”这一账号封停。

  成都商报记者 李彦琴

  作为一名殡葬行业的从业人员,尊重死者应该是基本的职业操守,“安仔”为何会想到要去直播火化过程?他说, “年轻、不懂事、图好耍!没想到造成了这么大的负面影响。”

  网络直播之“怪现状”

  乱象丛生

  淫秽、烧车、吸毒、 伪慈善……

  【淫秽】今年3月,某手机直播平台的热门女主播“雪梨枪”录制的淫秽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有4人聚众淫乱的表演。11月23日,当地检察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公开宣判,该女主播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0万元。

  【烧车】今年10月,辽宁大连一对夫妻在自家院子里直播烧车,后来火势难以控制,他们拨打119求助消防员。后经调查了解得知,这对夫妻纯属为了吸粉博眼球才故意将自家车辆点燃,当地派出所随后介入调查。

  【吸毒】今年11月,某网络直播平台上,一名男主播直播“吸毒”的过程,警方迅速展开调查,发现他并不是吸毒人员,其直播“吸毒”的目的是为了增加人气。最终,这名主播被行政拘留5天。

  【伪慈善】今年11月,两名男子在网络直播平台上直播做“慈善”,给凉山州某村村民发钱,而在直播结束后,这些人又从村民手中把钱拿回来。这些人在直播中打着“慈善”的旗号,实际上却是靠着伪慈善敛财。

  法规传递之“紧箍咒”

  监管发力

  向网络直播乱象 说“不”

  记者从成都市网信办了解到,今年国家网信办已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文化部印发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也将于2017年1月1日起执行,按照规定将实施“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禁止主播表演方式恐怖、残忍、暴力、低俗,或者摧残表演者身心健康,禁止直播未经审批的游戏,被列入名单的表演者将被全国禁演。而对于直播平台方的要求就更为严格,广电总局要求直播平台应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不持有《许可证》的机构,均不得通过互联网开展视音频直播服务;国家网信办也提出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和互联网直播发布者在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时,都应当依法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

  成都市网信办表示: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网信部门将协同相关部门严格执法,对靠低俗内容、打“擦边球”直播等互联网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依法处置,切实打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生态环境。

  无独有偶

  网约车司机高速路上“嗨药”吓傻乘客,真相竟是——

  司机网络直播“整蛊”乘客

  25日晚,市民黄丽娟乘坐网约车回家,中途司机突然“嗨药”后,口吐白沫,紧急刹车停在路边,惊魂未定的黄丽娟下车后,拦了一辆货车后才离开。然而,让黄丽娟没想到的是,这一切都是司机的“表演”,在“虎牙直播”直播了这场“整蛊”戏。

  嗨药?原来是直播整蛊乘客

  黄丽娟的朋友李民告诉记者,25日晚9点半左右,黄丽娟喊了一辆网约车,从九眼桥方向往双流机场附近走。李民说,当黄丽娟乘坐的车子驶上机场高速后,司机随手从包里拿出药开始吃,一边吃一边喝水。接下来“司机忽然开始全身发抖。”李民说,“突然间,司机在高速公路上直接向右急刹车,口吐白沫。”司机的行为,让黄丽娟彻底吓坏了,她立刻要求下车,并在高速公路上,拦下一辆货车求救才得以脱险。

  坐上货车后,黄丽娟很快就收到了司机阿元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演’的,他并没有‘嗨药’。”黄丽娟说,司机自称是“虎牙直播”的网络主播,刚才黄丽娟经历的,只是一次“整蛊直播”。

  直播账号被封 司机很后悔

  记者联系到了阿元,他解释:“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只是在直播整蛊。”阿元告诉记者,当晚拿出来吃的“药丸”其实是糖,而吐出的“白沫”只是含在嘴里的牛奶。而除了黄丽娟以外,所有在线收看直播的人都知道黄丽娟被“整蛊”了。

  黄丽娟被吓坏,阿元称自己也很后悔,但当记者问他还会不会继续直播时,阿元坚定地表示:“会,我不会半途而废。”

  记者联系到虎牙直播平台工作人员,对方称,虎牙直播并没有和阿元签约。目前,虎牙直播已对阿元做出封号一个月的处罚。同时,记者了解到,阿元所在的网约车公司已将阿元的账号做出了永久封禁的处罚。目前,警方已就此事介入调查。(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成都商报记者 沈杏怡

  直播调查

  95后毕业生偏爱当“网红” 直播不仅秀个性 还能“当饭吃”

  仿佛一夜之间,网络直播便如雨后春笋般蓬勃生长,异常火爆。打开手机摄像头,依靠着装“清凉”、挑逗性语言以及猎奇博眼球的举动就能获得收入,低门槛、收入高吸引着大批的95后争相进入主播行业。在一项面向95后就业调查中,48%的95后选择“不就业”,直播当网红是最热门选择。

  六成受访95后 有兴趣当“网红”

  “在全民直播的时代,要成为‘网红’主播,要么有高颜值,要么有优质的内容。”作为成都本土的网红孵化器经纪公司、九鱼传媒CEO李旭告诉记者,一些主播选择剑走偏锋来实现差异化竞争,甚至出现了一些诸如直播遗体火化、直播手术过程等无底线的内容,“直播平台需要的优质内容并不等同于低俗、猎奇。前者会逐渐占有市场,而后者则将很快被淘汰。”

  在QQ浏览器发布的关于2016高校毕业生毕业去向的大数据报告显示,48%的95后毕业生选择“不就业”的道路,上直播当网红成为“不就业”毕业生的热门选择。在腾讯所做的另一项调查中,近六成受访的95后有兴趣成为网红。

  靠“打赏” 月收入超工薪阶层

  “这个比例高,但很正常。”面对如此多的95后表达出对“网红”的渴望,李旭表示,在直播平台上除了可以展示自己的个性外,最主要的是“还能当饭吃”。

  此前,网络上流传的一份“某直播平台金牌主播价目表”显示,该平台“身价”最高的主播签约价已达200万元/月。李旭认为,这里面水分颇大。但他毫不避讳地说,大多数的网络主播月收入远远超过普通工薪阶层。

  在“快手直播”平台,记者看到,主播直播时会有很多粉丝前来捧场送礼物,表达支持与爱意。而这些礼物打赏就是目前国内直播平台最主要的盈利模式,粉丝可通过给平台充值购买虚拟礼物给喜欢的直播,单份礼物价值从1元到500元不等,主播与平台以分成的方式获取盈利。成都商报记者 李彦琴

  网民之所以争先恐后“玩”直播,一方面是为了自我展现,另一方面则是“盯”上了其中巨大的经济收益。利益“裹挟”之下,网络直播行业出现了诸多乱象。

 

  原标题:殡葬中介初衷纯属好耍 没成“网红直播”倒进“黑名单”

 

免责声明:
    以上信息均来自互联网,如您认为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存在问题请与我们联系。